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影子之美

时光踩碎了影子,匆匆,几度寒暑;光阴剪辑着目光,依依,旧日犹望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为本人原创(除标注外),需要刊用、复制或转载请注明出处,并与QQ 406902551 电子信箱:by0062@163.com 手机13037051970联系! This blog is original (except mark), please contact with QQ 406902551 E-mail address: by0062@163.com contact phone 13037051970!

网易考拉推荐

慢走  

2010-09-16 23:50:01|  分类: 情感之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我喜欢到没有时间观念的地方旅行,这些地方总轻易地被媒体或公众贴上落后的标题。我反而觉得当地人对待时间的方式是浪漫的,甚至是十分前卫的。当我们习惯并接受了钟表指针的号令,我们便无法去好好享用时间所铺排的盛宴。我很诧异会有人如此去评价一次旅游经验,那地方的人做事很慢很没效率。这样的人其实不需要旅行。所谓的发达国家近来不断推崇慢生活慢旅行,可见越是缺乏越要强调。

在中南半岛旅行,由越南玩到老挝,时间越来越不重要。当地有一谚语:越南人种田,柬埔寨人看稻米成长,而老挝人连看都懒,只竖起耳朵,听着青翠的秧苗拔高成穗。在万象的小商铺里,看店的小姑娘总在午后最炎热的时刻,趴在柜台前狠狠地睡一个下午。很多时候我们不能改变环境,你惟有改变自己的心态,才能和当地的生理时钟共舞。在印尼旅行,发现当地人都不戴表,的士上的时钟明显慢了半个小时,火车站的几个大钟指针方向都略有不同。在荷兰人建造的老城区里有个钟楼,时钟早坏了,感觉坏了好久,也不打算修好的样子。我不知道应该信任哪个时间,结果还是听从自己的直觉,阳光灿烂的时候就坐在露天咖啡馆,把最美好的时光留给无所事事。当你放弃追逐时间,才拥有了the luxury of time。原来时间才是真正的奢侈品。

或许GDP人均收入越高的地方就越有时间观念,其实你对待时间的态度就是你如何过日子的方式。现在,群山封锁的老挝多了准时抵达的班机和高速不停站的班车,一切都计算准确了,这或许更符合一些人对旅游的期待,然而旅行的乐趣会不会消失在对精准时间的追求上?我们总把人生比喻成旅行,相信人生和旅程一样是可以被按部就班地规划,在一定的时间完成一定的任务,于是对旅途上突发事件的接受能力也越来越低,那当然也是一种旅行或面对人生的方式,但却未必适合所有人。最近读过一篇对《Monocle》主编Tyler Brule的专访,这本结合时政、城市生活和设计为一体的杂志,每年度推出全球适居的城市,在繁华深处总隐藏着乡镇的特质。我把这解读为一座宜居的城市,总有几种对待时间的方法,拥有时间观念,并不等同于必须无时无刻和时间竞赛。谈及城市规划时他说:总有些事物你无法规划,也就是说你必须预留一些变化空间,你总不能策划惊喜吧!

的确,你永远不能策划惊喜,但你绝对能给惊喜创造更好的发生条件。全球一体化之后,我们经常批评目的地之间的差别越来越少,每个机场都长得一模一样,任何一座城市都有你我熟悉的品牌,我们惯于站在某个高度来评价一些事物,却很少把矛头指向自己。如果我们能改变旅行的节奏,我们或许能重新感受到旅行的乐趣。《算命佬告诉我》(A forrune-teller tole me)的作者Tiziano Terzani是个忙碌的记者,时间分秒必争,每个采访都有Dateline和Deadline。1976年的春天,他定居于香港,一个街边的算命佬警告他:1993年千万不能搭飞机,会遭遇不测。作者在亚州生活多年,东方的宁可信其有战胜了西方理性思维。结果那一年作者就采用汽车、火车和轮船等交通工具----完成了上头指派的任务,甚至还通过西伯利亚铁路回到了意大利的老家,作者认为以火车或轮船的速度抵达一座城市,绝对比飞机更能第一时间感受到城市的脉动和原貌。对作者来说,如果没有算命佬的阻吓,1993年和他生命中任何一年一样,将会平淡无奇地度过,一切将消失在时间黑洞里。不是的,这不是在提倡慢旅行,我们也不应该一味把慢浪漫化,把无效率合法化。在推崇慢速生活的意识形态下,“慢活”被铺天盖地地引用而曲解了其愿意,作者其实只是提醒我们还有一个慢点的选择,不要把时间的重要性放在首位,你绝对可以动如脱兔,也可以静若处子。

随着科技的发达,旅行也越来越快及便捷,消融了过程缩短了距离,心血来潮时会阅读一些古代游记,不禁想古代旅途之艰辛遥远和遇见目的地的惊喜有没有直接的关系?采用不同方式抵达同样的景点,古人和今人的感受是否会相同?我们要还原古人的经验,是否就必须采用他们的旅行方式?然而我们现在甚至已经无法想象百年前的旅行是怎样的,吃不了苦也没时间吃苦。或许漫长的行程才能慢慢熬出大漠孤烟直的意境;好好的看一场月升,才能写出动人篇章,对世间发出“江畔何人初见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”的诘问。而现代人面对千年的古迹,往往也只能给它几个小时,这对古迹来说是否是一种不敬?站在古迹面前,我们依旧能轻易地感受到人类在世之短暂和时间之无涯。或许惟有当时间不再重要,旅行才真正开始。

文/叶孝忠 转自《旅行家》201007 总175期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6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